关于透视两种马克思主义的实质
 



近些年,西方“马克思学”成为学术界讨论的热点问题。学者们针对“两个马克思”、“两种马克思主义”、“马克思和恩格斯对立论”、马克思主义的原罪性等问题进行了学理论证,试图把此问题合法化。但是,应该看到,西方“马克思学”制造的这种“学术神话假象”是在肢解马克思主义,他们通过差异分析方法,达到对马克思主义的彻底解构,从而宣扬马克思主义“过时论”,以此证明,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之中,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最具有优先性和时代性。可以说,“解构”就成为西方“马克思学”的学术主旨,为此,通过对“两种马克思主义”的剖析,阐释这一问题的实质所在,以便使我们能够客观地对待西方“马克思学”,防止盲目崇拜“马克思学”,捍卫而非削弱马克思主义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导意义。一、两种马克思主义范式西方“马克思学”制造“两个马克思”和“马克思和恩格斯对立”,其目的是反马克思主义。它们这些思想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在继承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和观点的基础上构造出来的,当它们返回马克思文本进行文献考据时,仍然自觉不自觉地受着西方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文本解读和诠释的影响。而西方马克思主义则可划分为批判马克思主义和科学马克思主义。批判马克思主义和科学马克思主义的划分使得马克思主义的整体统一性遭到质疑,这为西方“马克思学”进一步肢解或解构马克思主义提供了口实和说辞。为了澄清西方“马克思学”的实质,必须从西方马克思主义持有的两种马克思主义切入,只有这样,才能认清西方“马克思学”产生的背景、逻辑后果与问题的实质。恩格斯是第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恩格斯与列宁对唯物主义一般原则的强调,被一些人歪曲为与旧唯物主义没有区别的自然主义和教条主义,认为恩格斯和列宁等人脱离了马克思所强调的现实生活和实践立场,甚至有些人直接指责恩格斯和列宁等人否定了马克思的实践观点。特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面对西欧无产阶级革命的屡屡失……


    你还没注册?或者没有登录?这篇要求至少是高级会员才能阅读!

    如果你还没注册,请赶紧点此注册吧!

    如果你已经注册但还没登录,请赶紧点此登录吧!